你的位置:主页 > 香港马会跑狗图正版 > 「Hi话题」香港危机亚洲艺术的中心地位上海取而代之?

「Hi话题」香港危机亚洲艺术的中心地位上海取而代之?

admin 发布于 2019-11-05 17:14   浏览 次  

  距离我们上一次讨论上海当代艺术崛起并直指香港的话题大概已经过去了三年。2016年,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移档11月,首次与ART021短兵相接,紧锣密鼓的排期让整个艺术圈的目光重新聚焦在了上海,两大博览会加之重磅展览云集,由此诞生了一个全新的艺术周。那一年,同期举办的艺术台北地位已然式微,上海成为亚洲的艺术中心,似乎只差香港巴塞尔这一个最后的对手。

  如今面临的情况又有些稍有不同了。一边是香江之畔愈演愈烈的社会危机,香港历史最悠久的酒店艺术展会已于不久前宣布取消明年春季展;一边是在过去几年紧追猛赶的上海当代艺术势头,博览会、美术馆、西方当代艺术大展的引进层出不穷……如果说几年前抛出这个问题还算操之过急,那么今天可能是时候了:上海可以取代香港吗?

  错过了11月的上海艺术周,你可能就错过了半个艺术圈的精彩节目。这句话绝不夸张,在我们整理的每月艺术展清单中,上海的展览占据了11月份的半壁江山,其中重要的展览项目更是不遑多让,ART021、西岸两大博览会之外,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五年合作、余德耀美术馆与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和卡塔尔博物馆群的合作相继落地。上海的这个初冬,异常热闹。

  早在这个疯狂的月份到来之前,作为常规节目的ART021、西岸便已提前公布了2019年的参展名单,唯恐落于人后。秉持“立足本土,放眼全球”宗旨的ART021汇聚18个国家的110家画廊,在保持本土画廊阵容强劲的同时,也有相当数量的欧美蓝筹画廊回归;“国际范儿”的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97家参展画廊的规模也达到了历史新高。

  连续三年来,各自错开一天开幕的默契只是短兵相接,如今第一次完全重合的档期不免让人察觉到一种摩拳擦掌的气息,也让我们重新审视上海当代艺术的现状。据说本届档期重合的原因,是因为今年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合作,法国总统马克龙届时的到访。

  上海当代艺术的崛起绝非毫无征兆的偶发状况。同样是在3年前,我们在采访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龚彦时便提到上海当代艺术的暗暗发力,她纠正说,“不是暗暗发力,而是华丽亮相。”7年前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成立之时,是中国大陆唯一一家公立的当代艺术博物馆,7年过去仍是唯一一家,这是上海的决心和自信。

  无论是从美术馆生态,还是博览会的发展来看,顶级画廊持续亮相,顶尖作品依次呈现,重磅展览接踵而至,亚洲的艺术中心这几年似乎正在无可争议的向上海倾斜。收藏家、资深艺术品经纪人李苏桥提到,“从已知的西方画廊参展作品看,备货很充足,经过近几年由西方主导的艺术市场洗脑以及对中国大陆艺术市场的精心耕耘,今年秋天上海的两个艺术博览会的确是很值得期待的。”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是如今中国大陆唯一一家公立的当代艺术博物馆

  从国际画廊的集聚来看,上海的规模虽不比香港H Queens大厦、毕打行以及零星分布的画廊据点,但在这几年里仍形成了一份可圈可点的名单,如同时在上海和香港设有空间的贝浩登、艺术门,以上海作为亚洲首站的里森画廊、阿尔敏·莱希画廊,以及落地上海而未选择香港的大田秀则画廊、阿拉里奥画廊。

  里森画廊同时参加了香港巴塞尔和西岸艺博会,在其中国总代表董道兹看来,两个博览会针对的市场并不相同,“香港巴塞尔面向的是亚洲市场,上海西岸艺博会则是中国大陆。”当谈到之所选择上海作为里森画廊落地亚洲的首站,道兹表示仅仅因为自己人在上海,他随后补充道,“衡量一个地区艺术市场的时候,你要看它的规模有多大、水有多深,尽管香港的市场辐射到整个亚洲,但是上海辐射整个中国大陆的规模更大。随着上海私人美术馆的崛起,这个城市近年来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和进步,我们试图参与到这些机构的发展中来。”

  去年亮相西岸艺博会的香港画廊汉雅轩,画廊表示今年因为要筹备两个大型项目,决定暂停参加本届西岸。“汉雅轩重视上海的艺术生态,乐见‘西岸’从博览会到整个生态链的蓬勃。”

  尽管局势有些紧张,2020年恰逢巴塞尔艺术展母展会50周年,新一届香港巴塞尔仍将如约而至。在今日媒体见面会(北京站)公布的官方信息中,244家顶级参展画廊规模不减当年,在数量上超过了ART021和西岸艺博会的总和。其中,超过半数参展画廊在亚洲设有分支机构。可见,大多数画廊对香港市场的支持仍然十分坚定。香港巴塞尔这一代表了西方先进生产力的博览会对于很多画廊来说,进入参展名单始终具有某种成功的象征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今年11月上海艺术周期间的重要展览机构之一,余德耀美术馆与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共享藏品和展览项目的合作决定正是在2018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期间促成的。

  在星空间的负责人房方看来,“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大家普遍认为香港具备自由、法治、国际化这方面的优势,这也是香港能够成为亚洲乃至国际艺术市场一线城市的重要条件,这些都很难在短时间内就能达到。”

  再回顾今年秋拍的情况,香港危机至少对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影响不大,常玉、奈良美智、刘野等几件高价成交纪录是一种最明显的反馈。那么一级市场的情况又会有何不同?李苏桥谈道,“香港持续近半年的危机,究竟会不会变成大型艺术博览会带给上海的机会,主要取决于香港的危机还会持续多久,这个无法预估,从明年巴塞尔博览会如期举行和参展画廊的名单看,西方人是乐观看待未来的。”

  让西方画廊感到乐观的原因何在?他补充说,“单从艺术博览会来说,上海和香港差别巨大,最容易让大陆人忽略而最让西方人不可忽略的是制度,这有点像我们觉得快递太方便了,人家觉得翻墙太烦了;另外大陆艺术圈的同行也许觉得引以为傲的是上海愈来愈多的美术馆,但西方人更看中大陆中国人口袋里的钱,若非如此,他们才不会在弥漫大闸蟹和黄酒醉人香气的季节不远万里来到上海。”

  香港市场吸引来的不仅仅是西方画廊,据一位大陆藏家透露,按他听闻的一项数据,2019年香港巴塞尔80%的华人藏家来自大陆,而大陆藏家中75%来自深圳。

  我们在采访不久前在深圳开设了Kenna Xu画廊的负责人徐文时,他说道,“香港社会危机对艺术市场的影响可能并不如我们想象中那么大,至少相比于传统的消费行业来说要小得多。香港市场在亚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比如一个印度藏家可能会在香港巴塞尔期间办Party,但他也许不会在上海去做,我们比较两个博览会的同时,其实还有博览会背后很多层面的因素,包括它所带来的社交活动,这种软实力在短期内不会被别的城市取代。作为深圳人,明显能够感觉到它对深圳藏家的带动,这里面也有地域的因素,上海对深圳藏家就没有那么强烈的吸引力。”

  对于国内画廊来说,香港和上海也并非一种单向度的取舍,作为即将参加上海两个博览会以及2020年香港巴塞尔的画廊,偏锋画廊负责人王新友说道,“这些年上海由于自然环境、历史原因以及政府对文化艺术的探索,加之在当地生活的外国人和海归,形成相对成熟的艺术市场。但另一方面除了部分私人美术馆和两个博览会之外,上海的画廊、拍卖行、艺术家这些指标仍然有一定差距,解决这些问题太需要时间了。”

  他直言上海目前想要取代香港可能性很小,“不只是税收的问题,中国真正的当代艺术藏家数量并不多,藏家的专业性仍然无法与香港相比,你明显能够感觉到香港巴塞尔不是中国藏家的主场。”

  2019年,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迁址静安新业坊,日本艺术家宫岛达男个展“如来”开启新馆

  大家的观点不谋而合。来自北京的星空间同样参加过上海两个博览会以及香港巴塞尔。在房方看来,“如果香港的社会危机持续发酵,很可能会造成中国一个重要艺术市场的沦落,但这并不代表它会转移到上海,作为亚洲的第二选择,毕竟还有东京、台北等选项。”

  上海,或者说大陆市场与香港之间难以弥补的距离究竟在哪里?他继续说道,“现在中国大陆的当代艺术市场,无论是画廊、博览会还是拍卖公司,最重要的话题仍然是藏家在哪里?我们如何获得更多的藏家?我们可以获得藏家的理由是什么?中国社会财富目前已经积累到了惊人的体量,但是当代艺术购买人群远远无法与这个体量相匹配,那么制约市场扩容的原因在哪里?这是我们行内人应该去反思的。我们是否提供了高性价比的选择?或者说中国当代艺术品和其他资产相比是否显示出独特的优势?这依然是应该深入讨论的。”

  从藏家群体来看,上海与香港的确存在差异,但这并不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的担忧范围内。在他看来,香港巴塞尔藏家当然和大陆有一定的差异,但其实并不大,如果上海有同样的优惠政策,好的藏家、参展商同样会集聚在上海。“我们可以看到上海这两年所做的努力,包括11月国际艺术品交易月的设立,可能有一种追赶香港的想法,比如在这个交易月里做出一些免税的尝试,但是这在操作上相对比较麻烦。假如上海的税收真的能够跟香港或者国际接轨,我认为会毫无疑问地加快拉近和香港的距离。”

  “就目前来讲,上海取代香港的可能性还没有。”2020年香港巴塞尔的参展名单已经公布了,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作为参展机构对于香港的危机也有担忧,夏季风表示,“我们当然希望这场危机不要再持续下去。但是总体来说香港特殊的地理位置、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让它成为中国大陆任何一个地区都无法取代的城市。”

  2018年香港巴塞尔期间对公众开放的古迹及艺术馆(大馆),荣获2019年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文化遗产保护奖卓越奖项

  2019年6月,“村上隆 对战 村上隆”在香港大馆当代美术馆开幕,©村上隆 / Kaikai Kiki 有限公司,摄影:Kitmin Lee

  时隔三年,在香港危机的状况之下再次讨论上海与香港两个地区的艺术中心之争,尽管大多数嘉宾仍然认为上海取而代之的可能性并不乐观,但不得不承认在中国大陆范围内,上海当代艺术的各个方面,尤其是博览会的发展毫无疑问是首屈一指的。徐文并不打算将上海和香港看作二元对立的对手,“如果没有香港巴塞尔,上海的博览会可能不会做得这么好,因为香港巴塞尔某种程度上为大陆带来了亚洲藏家;而上海博览会唤醒的国内藏家,也在更多地参与到香港巴塞尔之中,它们是互相有帮助的。我完全不担心上海发展得不好,只要政策没有反向的收紧,上海必定会成为亚洲另外一个艺术中心。”

  几日后,房方将会携星空间同时参加ART021和西岸两场艺博会,在他看来,两家博览会自身的定位具有一定的差异化,画廊可以分配不同类型的艺术家到两个不同的平台上。他同时提到一种愿景,“我还是很希望他们能够在不远的将来实现整合,不然哪一家都很难与香港巴塞尔抗衡。当然,整合需要很多条件,这很难,但也值得往这个方向努力。中国大陆如果能够诞生一家超级博览会,对市场的发展会有非常大的好处。”

上一篇:请问三角肌在哪部位还有要怎麽练!? 下一篇:没有了